减速带是如何教跑车做人的

令人眼花缭乱的跑车布加迪,只为速度而生,在平坦的高速公路上踩油门是人们力所不及的。

有人说只有开飞机才能盖过超跑的风头。其实一个减速带就能让他们立刻认怂。

减速带和验证码一样一视同仁,是任何身份的人生都绕不过的两道坎。减速带等同于验证码,这是生活中没有人能避免的两个障碍。

开个好车衣锦还乡,突遇野生减速带,就像你在周六晚上的欧冠决赛准备好了鸭掌和啤酒,女朋友却发短信说她爸妈都不在家一样始料不及。开着好车,穿着全套衣服回家,遇到狂野的减速带,就像周六晚上欧冠决赛你准备鸭爪和啤酒一样让人意想不到,但是你女朋友发短信说她父母不在家。

国内玩车圈有个笑话,说底盘的高度等于智商的高度。看爆发性变化的时候,西洛克斜着过减速带,紧紧拉着离合器,踩着油门就像蜻蜓一样,就像看着人类对柯继权基因犯下的罪一样令人担忧。

好比你买了一双不能弄脏的元年AJ球鞋,出鞋店都得拿纸巾垫着踩回家,超跑们出个车库都必须用S型路线缓减坡度,不注意通行障碍的话,爱车的底盘就会发出让你心碎的声音。比如买一双不会弄脏的AJ球鞋,出鞋店就要用纸巾踩回家,出车库就要用S型路线减速下坡。如果你不注意交通障碍物,你的汽车底盘会发出令人心碎的声音。

可以说是每天都在打擦边球了

这些所谓的蛮牛跃马根本就没有普适性,择路稍有不慎就能让你瞬间颜面尽失。这些所谓的奔牛马,根本没有普适性,一不小心选路,瞬间就可能丢了脸。

即使在城市里完全行驶,坡度大的小斜坡也会刮底盘,下到车库底盘也会刮。总之就是整天刮,一不小心就会把前保险杠弄变形。

“我撒尿去了单位。过减速带的时候差点尿失禁。”

“以每小时60英里的速度跳起来,然后原地不动。关键是车太低了,根本看不到减速带的荧光!”

“底盘被减速带固定住了,一辆拖车被叫了过来。当它被推到托盘上时,它遭受了第二次沉重的打击!”

“两个月前,五一期间,高速公路免费,我家乡的收费站正在改建。为了防止底盘被刮花,我熟练的将速度点降到了10 mph,通关后想重新盘活油门。结果他们在100米处埋了一个新的减速带,车头直接飞了出去,用包撞天花板,感觉整个假期都浪费了。”

我认识一个富裕的年轻车主。传闻他拿起宝马的时候,成都只有三辆车,他花光了所有的钱换了轮毂和底盘。他身边那些一直穷困潦倒的朋友,都是一脸戏谑和喜悦的谈论着这个。

“当天,我围着他的车转了一圈。我还没开车回车库,就一起被减速带刮跑了。”

但是有些跑车的隔音功能设计得太过贴心,如果不是被减速带压制,车主可能根本不知道自己被刮伤了。直到有一天,你会发现你的车底盘已经悄悄搜遍了这个城市的各种减速带漆皮样品。

在豪华车眼里,减速带简直就是反人类的发明。除了防止你炫耀B,环保主义者还可以指责它消耗燃料,排放更多的空气污染源。

但你不会真的觉得有钱很傻。其实市面上的跑车常见的减速带并没有什么问题。相反,有些司机的驾驶风格非常反人类。

另外,随意设置减速带确实是反人类的,超过减速带标准也是反人类的,所有没有警示标志的减速带都是反人类的。

所有减速带之母——减速带的鼻祖山东台儿庄古城门口有一条下坡路,道路上密布着限速带。由于间距狭窄密集,老司机敬畏地称之为“搓板”。

副驾驶穿成这样另当别论

这让我想起我家后面铺沥青的一段时间,那条道路正好处在城乡结合部的位置,他们不买正经的黑黄格子减速带就算了,直接在地上挖了条沟然后埋了一根电线杆下去。这让我想起了我家铺沥青的时候。这条路正好在城市和农村的交界处。他们没有买严重的黑黄格子减速带,而是在地上挖了一条沟,埋了一根电线杆。

自从减速带后,每次开车经过,都像壕沟一样。我爸总觉得是村民对财富的憎恨阻碍了他上下班。

直到去了离阿克苏、喀什200多公里的巴尔楚克县,才看到了世界上最宏伟的减速带是什么样子。公司租的在南疆拍戏的跑车经过那里后直接卡在上面,高度必须根据县里领导的SUV量身定做。

我清楚地听到了当地人的嘲笑。“其他地方的娃娃又遭殃了!”印度是世界上道路交通状况最差的国家之一。每天有400人死亡,平均每4分钟就有一人死亡。

因为那里的减速带设计不动感,也没有标志提醒,崎岖的道路反而让人颠簸。更有甚者,这些设计疯狂的减速带每年将导致1万多人死亡。

并不是所有减速带的设置初衷都满怀恶意,瑞典有种“特殊减速带”,由一排直角三角形的锯齿组成,尖头与行车方向有45度的坡角,正常开过去它们就会顺势躺下,等车轮碾过后再竖起。不是所有的减速带都是恶意设计的。瑞典有一种“特殊减速带”,由一排直角三角形锯齿组成。尖端与行驶方向成45度的倾斜角。正常行驶时,他们会方便地躺下,车轮碾过后再直立起来。

如果你有什么不好的动机,逆行的后果只会是轮胎被扎破漏气。

在百度上搜索如何优雅地通过减速带,不会伤车。最中肯的回答其实是“请几个大男人抬一下!”

低洼和超跑在中国道路上很难移动,在英国没有实用性。有这种意识的车主必须在路上带上自己的毯子和千斤顶,因为他们非常了解一个皱巴巴的易拉罐可以给你一场决斗的常识。

他们国家设计了世界上最低的跑车,叫做Flatmobile,只有48厘米高。遇到收费站就可以直接穿梭,然后人们下车回来交费。英国人佩里·沃特金斯在设计这款车的时候,可能连减速带都没考虑到。

图文无关当然,底盘低的车可以称得上是跑车,开驰在某种程度上可以给你一种开跑车的错觉。

那些停在国内高校门外的自爆低洼的当事人,从来进不了校门,车主们都很高兴地声称过不了减速带阵。

即使不小心被卡住了,也是用墨镜包着,不慌不忙的伸出手打电话。剪刀门换了一下,悠闲地抬起来,对他们的翻盖手机还是很有好处的。

有些人经常为此暗自得意,没有被挠过几次,圈子里也没有话题。

他们可以自豪地告诉你低洼改装车的来历,“这就是美国西海岸的黑人黑帮文化——Low Rider,意思是把改装过的旧车吊到地板上”,却忽略了家里装修的液压系统可以让车头弹出的事实。

一个减速带根本不值一提改装风把日本这个横跨太平洋的岛国带了上来,就像直播间里的V字领一样,各种各样的低洼人都陷入了比谁都低洼的怪圈。有些车已经换上了没有那种美感的低洼风格,乍一看就像是被焊进了水泥地面。

野一为了减少配重,会直接牺牲空空气悬挂系统,几圈后漂移而下,代价是打磨底盘,变成底部磨损的儿童学步车。

“是的,扔掉底盘的脚刹更方便。”就像那些开着兰博基尼进藏的土豪一样,他们会提前在汽车底盘上焊接一块钢板,也就是把西装切割成贴身的运动功能。

“我从来不羡慕跑车,因为头空房间小,早上吹的发型会直接塌。储物间空太局促,没东西放。最重要的是只能坐两个人,这样每个副驾驶都像你的小三。”

真正让人羡慕的可能是小区里停着的四门老年电动代步车。不需要喷油点火的过程,通过减速带时的底盘性能完美。这种车有着不受法律约束的外观和不受减速带约束的不羁造型。每个渴望自由的人都对自由有着无尽的爱。

世界上有许多既定规则的挑战者。熟练的骑士有时只是用减速带打破枯燥的生活节奏。

"跑过减速带,老司机几秒钟就变成宇航员了!"“当我开车通过减速带和道路上的微小缝隙时,我通常不会回头,但我的嘴会上扬。”

“这就是我不买兰博基尼的原因。”看完这篇文章,保安老王摇了摇头。他的右手一踩油门,水龙头就歪着往外喷。

前方减速带,别洒了你的啤酒